喋喋不羞

( ͡° ͜ʖ ͡°)✧

【有关叫床】
  这天早上黄少天破天荒地起了个大早,抬头看了看钟,才6点,
  在无聊地闲逛了一圈没什么人的蓝雨之后,他决定去叫喻文州起床。
  他蹑手蹑脚地打开队长寝室的门,溜了进去,然后他就呆住了——有多久,没看到过队长熟睡的样子了?
  以前在蓝雨训练营的时候他们是一个寝室,每天都是谁先起就叫另一个人起床,那时候的队长睡的迷糊了就有个有趣的小习惯:只要承诺继续让他睡,你要他干嘛他就干嘛。
  有一回黄少天心血来潮地说了一句:“那你学声猫叫来听听?”
  然后迷迷糊糊的喻文州就软软地:“喵~”了一声,成为了他永远的黑历史,不知道被黄少天开过多少次玩笑。
  黄少天托着下巴蹲在了喻文州的床边,面前就是那张怎么看都看不腻的脸。
“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清晨的,仿佛还带着花香的阳光悄悄的钻进露了一丝缝隙的窗帘,淌过桌上夜雨声烦的限量手办,黄少天那里也有一只同样的索克萨尔,淌过洁白墙壁上贴着的剑与诅咒海报,那道闪着冰蓝剑光的身影始终如骑士般坚定守护在脚下环绕六芒星法阵的术士身前,最后落在此时难得安静又专注的蓝雨王牌的侧脸上,房间里一时间只剩下喻文州和黄少天轻轻的呼吸声,交融在一起,就像一个人一样,不知过了多久,
  他笑了笑,慢慢往前趴了一点,轻声叫道:“队长,队长,队长?”
  喻文州没什么反应。
  他锲而不舍:“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
  “……嗯?”喻文州果然迷迷糊糊地睁开了一条缝,只是看上去根本就没有醒过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黄少天忍着笑问道。
  “少天……”
  “你还想继续睡吗?”
  “想……”
  “那你学声猫叫来听听?”
  喻文州立马张开了嘴,但是忽然又顿住,
  “……不要”
  黄少天很是惊讶,
  “为什么?”
  “…………”
  喻文州皱了皱眉,又要重新阖上眼,
  “好吧好吧那换一个,先不许睡哦不许睡!我说不许就是不许!嗯——我想想我想想……”
  黄少天又重新趴回床边托住腮,想着要怎么玩队长,可是他没看到的是,在他后退一步的时候,喻文州眯了眯眼睛,闪过一丝清光,
  “卧槽卧槽卧槽——队长你干嘛!”
  喻文州突然直起腰来一手抓住黄少天的手臂往上提,一手抄过他的膝窝,一下子把黄少天抱上了床,
  然后像一只大型的猫科动物一样把黄少天圈在怀里压在身下,把头埋在新的“枕头”里又准备睡过去。
  黄少天那个悔啊,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于是不甘的黄烦烦开始叫嚣——“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大不了不吵你睡觉了好……唔……”
  于是黄.蚀把米.少天除了被压在身下之后,还被捂住了嘴……(只是 捂 住,嗯)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黄少天还在不停的挣扎,连手和脚都用上了,
   “啊呀……”喻文州被吵的很烦恼,于是他稍稍偏了偏头,贴近黄少天的脖子:“乖哦……少天,别闹了……”
   喻文州的声音还迷迷糊糊的,带着沙哑的温柔,温热的呼吸喷拂在黄少天的脖子和耳朵上,像是一个轻柔的吻,若有若无,让黄少天觉得半边身子都是麻的,更何况队长现在还抱着他半压在他身上,专属于队长的味道淹没了他,让他就像一个无助的溺水者,只能越陷越深……
   红霞,一点一点蔓过了他的脸,脖子,还有耳朵,刚刚还闹腾的黄少天一下子僵住了,只觉得四肢都不受自己的控制,而且更可怕的是——
  此时的他,一点也不想推开喻文州了。
  感受到黄少天的变化,喻文州的嘴角微微勾起,把头更深地埋进黄少天的颈窝,还像一只被顺了毛的猫一样蹭了蹭……
  熟透了的黄少天觉得,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有脑袋里一直一直在刷屏:
——队长蹭了蹭,蹭了蹭,蹭了蹭啊!卧槽这真的是队长???我的队长怎么可能这么萌!卧槽卧槽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说好的叫他干嘛就干嘛呢?呢呢呢?
  ………………
队长床上好舒服又想睡觉了怎么办…………

(但是但是队长啊,那什么,我还没脱鞋呢……)
 

评论(23)

热度(125)